【链条专访】1999年诞生的太极链到区块链时代,要为营销行业做什么?
2018-08-16

3-

如果你是一个经历过个人站长时代的互联网老兵,那么你大概率会知道太极链这个名字。

1999年诞生的太极链本质上是一种自动化的友情链接服务,华军软件园、hao123等著名网站都是其早期用户。后来,推出太极链的互动通公司,成功携着太极链穿越了21世纪初中国互联网的泡沫。

作为互动通控股集团首席产品官,韩啸亲手缔造了当初的太极链,在随后19年时间里,他又为互动通推出了富媒体广告 iCast、程序化广告营销平台hdtDXP等数字广告产品,让互动通跃升为互联网广告行业的重要力量。

1
互动通控股集团首席产品官 韩啸

随着站长时代成为辽远过去,太极链也被众多新兴数字广告产品的光芒掩盖。然而,在19年后,当互联网世界迎来又一场名叫区块链的热潮时,韩啸亲手为太极链赋予了全新的产品形态,太极链的名字被沿用下来。

作为一款互动广告区块链产品,太极链虽沿用过去的命名,但从论证到研发历时近一年有余。“太极链是在上一轮的互联网浪潮里面世的,它的诞生是在第一轮的泡沫之前,经过了泡沫的洗礼,太极链已经证明了它在过去产品形态下的价值,现在它将重新上路,为营销行业解决更多的问题。” 韩啸说。

近日,我们采访到了互动通控股集团首席产品官韩啸,听他讲述19年后的今天,太极链对互动通、对营销行业的全新含义。

从友链走向区块链

太极链诞生的1999年,是许多古典互联网人梦开始的地方,天涯、QQ都于同期诞生,同时它也是距离2000年互联网泡沫危机爆发最近的时刻。

对于韩啸这样,经历过90年代改革开放万物生长与互联网萌芽相映成趣氛围的人来说,此时的区块链似乎与99年的互联网有着直观的相似性。“99年的互联网非常火热,无数热钱涌入这个行业,无数公司都希望通过互联网改变世界。但2000年的泡沫到来后,大多数.com公司都消失了。不过回头来看,泡沫破灭后的互联网确实实现了当初那些公司最初的梦想,尽管实现的人很多已不再是他们。”

巧合的是不久之前,天涯论坛宣布推出挖矿规则,在论坛已死的大环境下,以一种更悲壮决绝的姿态选择了All In区块链,对比之下,同年出生的太极链却显得冷静克制得多。

对韩啸而言,冷静的原因有二,其一是,从问题意识而起的产品论证意味着太极链的出发点锁定了解决行业问题的价值。第二点则是因为韩啸对区块链的笃信。

“区块链的本质是通过数字化的技术手段来达到价值的公平流动。这有点像货币的本质,不会增发不会产生通货膨胀,这是个非常理想化的目标。从传统互联网到区块链,实质上是从信息互联网向价值互联网的一种转移。”毫无疑问,如今韩啸眼中的区块链,一如19年前,让他深深迷恋的互联网别无二致。

太极链是上一轮互联网浪潮的见证者。1999年太极链产品甫经推出,很快就汇聚了几十万家网站,每日访问量达到亿级。

新的太极链项目和以前的太极链项目有共同点。据了解,太极链会专注媒体端,将所有的互联网媒体、移动媒体纳入到太极链当中,同时太极链也会采用类积分制的代币激励机制。Token并不会ICO,只会在太极链的整个广告交易过程当中用作交易的凭证。

该Token可以通过媒体、广告主参与系统运转时自动获取,在不同业务环境当中被使用和消耗,从而形成循环的流动。“像太极一般,阴阳转换,生生不息。” 韩啸如此描述太极链Token的价值。

互动营销区块链的价值与困境

营销区块链早已不是新鲜概念,但区块链对营销行业不可替代的价值始终有人探讨。

区块链能为广告行业带来什么?在韩啸眼中答案有5个:
一、解决广告交易缺乏透明度、流量欺诈问题;
二、解决广告主与媒体方的账期差异以及互信的问题;
三、解决第三方监测数据误差问题;
四、数据交易的安全性问题;
五、品牌促销活动公信力问题。

而太极链正在计划通过区块链围绕五个问题打造完整的技术解决方案——虚假流量问题,无论是非人类流量还是媒体作假都可利用区块链不可篡改的特性,打造行业白名单解决;广告主与媒体间的账期及互信,则可以通过智能合约达成共识;第三方监测数据同样可以利用智能合约达到统一,Code is Law带来的共同认可,将规定数据标准和结算标准;

数据交易安全性的问题则相对复杂些——程序化交易是现在主流广告技术发展方向,而程序化交易中最具价值的是其人群定向的交易模式,但人群定向交易模式需要DMP数据支撑。

区块链技术带来的最大改变是,当人们使用第三方数据时,仅在某次广告投放的过程当中进行使用,过程都在链上进行,没有人工干预。这意味着一旦使用完数据,就一定会归还数据所有权。

归根结底,这其实是在用自动运行的代码替代原有建立信任的机制。Code is law,不外如是。

但对于太极链而言,另外两个问题似乎更加紧急:一是广告业务尤其是RTB业务对网络吞吐量的高要求——在目前几个主流公链的共识机制下,区块链的性能很难满足所需要的百万规模、毫秒级响应;二是社交KOL等广告流量短期内可能无法上链。

为了解决广告的高网络性能需求,太极链采用的共识机制是DPOS加BFT(拜占庭容错)算法, 这与近期火热异常的公链项目EOS类似。不过现实是EOS主网上线至今,其TPS最高仅达到3590次/秒,虽然已是目前主流公链中较高水平,但距离理想状况依然相去甚远,提升尚需时间。

而太极链无法涵盖的KOL、大V、自媒体等内容,主要是由于这些广告交易的过程仍然太过原始,以人工洽谈为主,很难做到自动化和透明化。这也意味着该领域上链需要遵循完全不同的方案,目前主流的广告交易上链方案并不能完全适用该领域。

据悉,太极链现阶段的主要任务是要做跨链的广告交易解决方案以及清算图灵完备,以方便支持全应用开发的主链。并在内测后进一步完善系统,寻找合作伙伴进行公测。公测结束,太极链将登陆互动通旗下的H2移动网络广告交易平台,成为平台上的区块链解决方案。

价值互联网下的新营销

对于技术人而言,分布式账本并不是一种突破性的技术,而区块链为营销行业带来的真正改变应该是从经济体系的重塑开始的,正如韩啸对其的定义——从信息互联网转向价值互联网的过程。

新价值体系的产生必然伴随着旧价值体系的崩溃。个中利益纠葛,营销经济体系的重塑必然困难重重。

“现在的互动营销领域,多为专业的广告公司、代理商和第三方技术公司,他们多以中间商的状态存在于行业内。区块链本身是一种中性的技术,但当它去中介化的功能被应用,势必会引起利益相关者的反抗情绪。但是我相信,只要有一个完善的技术解决方案出来,对于行业的影响将是不可抵挡的。”韩啸在采访中说道。

在他看来,这一过程中广告主和媒体将具备更大的源动力。因为去中介化会极大加强二者端对端交易的便利性,一个更加透明、高效的媒体广告交易环境,对于他们二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受益者。

据悉,在太极链的Token体系中,token会介入到广告主和媒体之间,作为一种解决具体问题的支付手段。

韩啸透露,未来太极链可能会分发两种token,一种是同质性的代币,一种是非同质性的代币。同质性的代币主要是适用于太极链的广告交易当中,在广告交易的中间环节进行消耗,如广告的交易手续费,购买智能合约,众筹应用开发奖励,还有第三方应用的使用等等。

而非同质化的代币主要适用于广告主,他也可以发布自己的Token用于它自己的市场活动,比如在促销活动中,以优惠券和代金券这样的形式出现和使用。在这其中,也将大概率涉及到侧链应用的开发。

由于互动营销领域大量信息以数据形式存在,尤其是广告投放等数据使得整个行业拥有极优质的数字化基础,这也是该领域区块链应用被大家看好的原因。但对处于目前状态的区块链行业而言,优质的数据环境带来的优势并不大。

“就像19年前的互联网,那时网络带宽只有28.8KB,别说网络支付等应用,基础协议仍在开发,基础建设相当不完善。”韩啸认同将区块链类比为19年前互联网的说法。

回想过去时,韩啸满眼都是自己当年的青春,从中国黄页到太极链,19年倏然流逝。毫无疑问,他已从当年那个摇滚范的技术青年逐渐成长为一位真正的Cyberpunker——对高度信息化社会深怀认可,对技术一如既往地偏执。

在韩啸看来,太极链首先会做到抛砖引玉的作用——以互动通公司开发的功能产品为基础,提供一种非封闭式的区块链解决方案,与此同时,发动人们共同来参与构建互动营销社区。

《经济学人》把区块链喻为信任的机器,并将智能合约形象比喻为机器自动化,每一个智能合约通过简单规则,构造各种不同的交易行为,大大优化社会资源的流转效率。

事实上,太极链推出之后将会完全开源,并会采取社区化的运维机制。用不掌握完全控制权的方式,彻底重塑互动营销的上下游关系。

对营销行业而言,区块链的本质是将过去我们对权威第三方的信任转化为对算法和数学的信任。对于太极链而言,他们似乎不再需要一个穿越泡沫的英雄史诗。他们投身区块链中,并竭力化身为阴阳周转的不息共识,去探讨未来的另一种可能。

 

作者:Finn

来源:链条ChainHeadline

欢 迎 垂 询
400-697-0018

sales@hdtMEDIA.com


互动通
hdtMEDIA

Copyright(c)2018 hdtMEDIA Corporation.All right reserved
公司地址:上海市静安区天目西路547号(联通国际大厦C座)7楼
沪ICP备09011457号-3    隐私政策